长老的资格

Witness lee • 2017-07-19 •

字号

对监督职分的圣别渴望

保罗在提前三章一节写道:『人若渴望得监督的职分,就是羡慕善工;这话是可信的』。渴望不是指有野心。人可以渴望成为好父亲,但这不是说他有野心。教会需要许多弟兄渴望得监督的职分;尽管不是每位有此渴望的弟兄都会成为长老,但教会将有美好的前途。

长老需要与所在地的弟兄们谈话,激发他们对于作长老的渴望。长老若对别人的渴望感到惧怕,这可能指明长老想要持守自己个人的王国。我们若不是想要有自己的王国,就会激发别人渴慕作长老。我们会很欢喜看见年轻的一代中,有许多人渴望作长老。这样的渴望非常好,但我们定罪野心。要作伟大领导者的野心乃是属鬼魔的(参赛十四12~15)。

保罗在提前三章一节写道:『这话是可信的。』这可能指明当时在众教会中,这节圣经的前半部是众所周知的说法;并且保罗肯定这样的说法。野心和争竞该受定罪,但我们需要激起圣徒里面对主的权益和教会扩展的圣别渴望。我们渴望教会得着扩展,而每个教会都需要长老,所以许多青年弟兄都应当祷告:『主,倘若这是你的旨意,我愿意成为长老中的一位,好顾到你在某一地的见证。』这不是野心。倘若情况不允许一位弟兄成为长老,他不该觉得不满。不该有野心或争竞,乃该有正确、圣别的渴望。

无可指责

保罗在一节证实监督的职分是善工,之后继续对监督题出某些要求,也就是长老的资格。二节说,『所以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。』无可指责,意思不是指在神眼中完全或没有瑕疵,乃是指在人眼中无可指责。我们没有人在神眼中是完全或没有瑕疵的,但长老在人面前必须无可指责。这资格含示我们在说话、行事、待人、处事上都必须非常谨慎,考量周到,好叫别人没有理由指责我们。我们在这些事上若不谨慎,就可能在人眼中成为可指责的。我们也许说得对也作得对,却仍让人对我们有不好的想法。 因此,这资格不是含示毫无瑕疵,乃是含示我们在一切言行上谨慎。这头一项资格似乎包括了以下所有的要求。一位弟兄若是无可指责,他应当也就符合其他所有的资格了。

只作一个妻子的丈夫

第二项资格是『只作一个妻子的丈夫』(2)。婚姻这件事非常说出一个人如何。只作一个妻子的丈夫,指明一位弟兄有自制力。任何拥有一位以上妻子的人,都是无法或没有勒住自己的情欲,这样的人不能作监督。情欲和脾气很有关系。人若能控制自己的脾气,大概就更能勒住自己的情欲。监督必须能控制自己。一位弟兄若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和自己的情欲,就不能作监督。

节制适度,清明自守

监督的第三项资格乃是『节制适度』(2)。『节制适度』一辞是指『温和,不走极端,平衡的,以及自制的』。换句话说,监督必须是恰好:不太快或太慢,不太高或太低,不过分的笑或过分的哭。监督必须自我平衡。他恨的时候也必须爱。人若常走极端,就不能无可指责。因此,无可指责这头一项资格,包含了节制适度。

下一项资格是『清明自守』(2)。『节制适度』和『清明自守』在意义上非常相近。然而,清明自守主要在于心思,节制适度主要在于情感和意志。我们要节制适度,就不能容让我们的好恶来引导我们的行为。长老必须没有强烈的偏好。我们的情感影响我们的意志。人喜欢讲话,就会决定要讲话;人不喜欢讲话,就会决定不要讲话。 我们的好恶影响我们的决定。因此,长老必须在自己的情感和意志上节制适度。

长老必须心思清明。大部分的人心思都不清明,经常混乱、复杂,有时则乖僻或古怪。心思清明,意思是思想清楚并有纯洁、清晰的辨识。有些信徒读经时没有看见正确的光,却找出奇特的想法。例如,实行神医把腿拉长的作法,就不是心思清明。一九六八年,我有一小段时间和一位亲爱的弟兄在一起,他告诉我:『最近新闻说到有其他星球来的造物,这一带有人曾和它们说过话。』注意这种谣言就不是心思清明。有时我们都像这样。当圣徒们心思不清明,无法分辨他们所闻之事,谣言就很容易在他们中间传开。我们尤其不该听那些消极说到教会的人。

今天少有基督徒能从圣经得着亮光,这是因为他们的心思不清明,并且相当复杂。要从神的话里得着亮光,心思必须单纯、清洁且正直,没有任何奇特的想法。一位弟兄要在地方教会中作监督,需要有这样的心思,好能准确的了解教会和个别圣徒的情形。监督的思想必须实际、根据事实、单纯、清洁且正直,因为他们要负责防止古怪、受污染、并破坏人的事物进到教会里。监督若心思清明,能够辨识并看透这些事,教会就要受到保护。此外,一位弟兄若心思清明,就会节制适度。监督若要在一切言行上无可指责,就必须节制适度,心思清明。

(Witness lee)

「美地之声 > 资源平台」「本站内容,欢迎分享,转载请尽量注明出处」
继续阅读
最新文章
随机阅读
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投稿说明 服事负担 友情链接 书报推广

供应基督 ® 美地之声 ® 分赐生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