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你所不知道的倪柝声》之十八 属灵争战并胜过死亡

远方 • 2018-12-16 •

字号

属灵争战

倪柝声认为,属灵的生活,就是天天争战的生活。属体的时候与罪恶争战,属魂的时候与天然生命争战,属灵的时候与超然仇敌争战。当信徒经历圣灵里的浸时,黑暗的权势,要装作光明的天使,向他的灵进攻,所以称为属灵的争战。如果将属灵的争战从属灵的生活里分别出来,那一种生活就不是属灵的了。

在属灵争战中,区分灵感与情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,因为魂的活动以情感居多。倪柝声指出,情感是由外而入,而灵感则是由内而出。重情感的人常常需要外物的刺激,才能行动,而灵感与外物无关,只来自圣灵的感动。

当信徒的情感经过十字架的对付成为灵的工具后,他的爱情是以神为主,爱神所爱,恶神所恶。他的欲好顺从直觉的引导,旧造里的骄傲、雄心、好奇、燥急、自由等行为,都受到约束。他的动机为神所洁净及更新,得到从神而来的安息和满足,倪柝声说:“属灵生活的一个特征,就是满足。不是自满自足,不是自以为自己是如何充盈的。这满足意思是信徒已经在神(旨意)里面得着所需要的一切了,他以为神的旨意是最上的,所以,满足了,不再要求什么。”

倪柝声认为“心思要比全人别的机关,多受黑暗权势的攻击”。思想上一切反常的现象,都是从邪灵而来的,这些现象包括忽来的思想、各种图象、昏乱的梦、失眠、易忘、心散、失去思想能力、心思摇摆不定、多言胡说、理穷固执、眼目游动等。即使在信徒祷告的时候,撒旦也会用忽然的思想来消灭灵里的交通。撒旦之所以能够攻击信徒的心思,是因信徒心思空白,让出地位。他说:“邪灵在人身上作工是需要人心思和意志完全空白被动的。凡履行了这个条件的,它们真是喜欢不过,就要立刻作工”。

由于撒旦的活动难以防范,信徒必须运用心思来察验灵里的知觉是出于神的启示、自己情感的假冒或邪灵的攻击。察验的方法有三:“(一)凡一切超然的启示、异象、和奇事等等,如果是需要心思的作用完全停止的,或者是在信徒心思的作用完全停止时所得的,都不是从神来的。(二)一切从圣灵来的异象,都是当信徒心思完全活动的时候,才给信徒的,并且乃是要信徒的心思各种的功能都活泼的来领会这异象;邪灵作工时,就完全反是。(三)一切从神来的,都是与神的性情和圣经相合的”。当信徒不慎把地位给了邪灵时,可从三个方面收回失地:一是心思的更新。重新让灵管治心思,并经常察看灵的动态,使心思与灵同工。二是力拒邪灵的谎言。通过阅读、听道或交谈,将客观真理存于心里,当圣灵光照时,便能领会属灵真理的实际。三是心思从被动转为主动。使心思在灵管治下积极工作,返回常态。

倪柝声断言在属灵争战中意志被动是一种罪恶。他说:“当信徒深深陷入被动的时候,在他看来,他乃是顺服神。但是岂知邪灵就是利用他被动的状态,来成功它们的诡计。信徒以为他必须这样的被动才真是顺服神,才真是完全与神在意志上联合。他并不知道神并用不着他们的被动,用得着他被动的乃是黑暗的权势”。意志被动就会被鬼附身,严重时邪灵“支配其人身体的全部,使之发抖,使之火热,使之有各种奇异的感觉,摔之倒地,使其口说人所不知道的方言,使其耳听人所未听的声音,使其眼见人所未见的异象。”

信徒“若要得着自由,就必须意志起来,(一)反对邪灵的主治,(二)收回已失的地位,(三)自己活泼的与神同工,而使用自己的全人。”信徒“不只应当拒绝引导邪灵进来的地位,并且也当拒绝保守邪灵常在里面的地位。”当他竭全力以攻击邪灵的全力时,“他的意志就从被动完全回到活动来;就能管治他自己的全人。被动和被附都是在争战中消灭的。”

倪柝声指出,在基督徒的生活中,没有比天天随从灵而行更重要的事。基督徒正常的属灵生活表现为:痛悔、忧伤、战竞、谦卑贫乏的灵、温柔、事奉的热诚、冷静、喜乐、勇敢、安静、常新的经历、圣洁的言行、强健的灵力、合一、常受主恩等。一个释放的灵,可飞翔天际,超越云霄。但在属灵的道路上,处处是陷阱,信徒一不小心,就要失败。首先,作为圣灵与信徒交通的机关,信徒的灵既是如此紧要以致撒但所有的目的,“就是要信徒活在魂中而‘销灭灵’”。撒但会让信徒的身体充满了各种奇异的感觉,心思充满了各种流荡的思想来混乱信徒灵的知觉,并且会化作一个假灵进入信徒里面,信徒如果随从假灵的知觉和忽然的思想,就完全随着体和魂而行。撒但还会假冒信徒的良心来控告信徒。其次,信徒的魂,有时会发出感觉催促其行动。第三,信徒的肉体也会凭已力去行属灵的工作。第四,信徒有时过分凭自己的灵而活,过分随自己的灵而行,也是一个大危险。因此,信徒必须了解灵的活动方式,才能保持灵在日常生活中的地位,使它的直觉、交通和良心发挥最大的功用。

倪氏认为,灵的律法有:

1、灵的重量。轻快与自由是灵的正常情况,但当邪灵进入、扰乱灵的知觉时,信徒的灵便会失去喜乐,而且产生顾虑,被里面的重量所压制,“以致不能与圣灵同工,而失去灵的效用。”信徒应对的措施是立即停止工作,立刻用意志推辞这重量,并运用灵来拒绝这重量。信徒有时还应当发声说出反对这重量的话,有时应当祈祷地用灵力来推辞,叫邪灵不能将重量放在信徒的灵里。

2、灵的闭塞。灵需要魂和体作发表的机关。仇敌有时攻击基督徒的魂和体,使其不受灵的指挥,以致灵没有出口,被困在里面。倪柝声提醒:“在这样的时候,心思或者要受攻击而变纷乱,情感或者要觉得孤单难过,意志或者要觉得疲乏不能活泼,不能主动的管理全人。身体或者要觉得非常的疲倦,也许不过就是觉得有一点的怠惰。”信徒最重要就是运用自己的意志,开声说话--说出抵挡仇敌的话,说出十字架的得胜和仇敌的失败来抵挡仇敌在他魂和体里的工作。意志必须在说出这些话语之后主动拒绝一切的闭塞。祷告也是一个开通灵的办法。必须大声祷告,求告于主耶稣的得胜名字以胜过仇敌一切的攻击。同时还要运用自己的灵,冲开一条路来到外面。

3、灵的受毒。撒旦会将各种愁苦、忧伤、难过、悲哀、心碎、骄傲、刚愎、自私的灵毒,注射入信徒的灵里,使他跌倒。信徒受毒深了,便会犯上各种灵里的罪恶。因此,信徒应当及早运用活泼的信心,抵挡仇敌的攻击,仰赖神的保护。

4、灵的下沉。灵的下沉是信徒因转向自己里面、魂的生命又起作用、黑暗权势的浸入、以自己为中心而祷告敬拜神等原因造成。如果长久任凭下沉,信徒“就要完全堕落,也许全人要被邪灵所依附。”信徒必须知道他自己的灵因何下沉,明白如何让他的灵恢复到原有的地位。

5、灵的负担。灵的负担和灵的重量不同:前者是神的旨意,要把工作加在信徒的身上;后者来自撒旦,使人苦恼。信徒必须学习如何分辨这两种灵的活动。真实的灵工大部分是从灵里的负担开始。灵必须在一个释放与敞开的情况下领受从神而来的各种负担,信徒必须按照这些负担的要求去做。真实灵里的负担与祷告有密切的关系,神不会赐下过重的担子,使信徒无法祷告。相反,信徒往往籍着祷告,可以使灵里的负担获得释放。

6、灵的退落。就是神的生命和能力在信徒的灵里像潮水一样退下。倪柝声认为神在信徒里的生命是不应退落,应当川流不息、洋溢涌流。信徒发现灵里生命退落时,必须查清壅塞之处。信徒应当“立刻祷告、默想、试验、考察。应当等候神,求祂的灵启示以你‘退落’的原因。”这样,这生命要重新奋发,冲破仇敌一切的坚垒。

倪柝声认为,通过运用意志拒绝仇敌多方的侵入,并在祷告声中保持灵的畅通,属灵生活就可达到最高点--“自治”:信徒要管治自己的灵常在正当的地位上,不至于太热,也不至于太沉;管治自己的心思和其他属魂的本能,各样思想都完全服在意志管治之下;管治身体,用意志节制、训练、征服自己的身体,使之完全顺服,等待行神的旨意。

胜过死亡

倪柝声认为,基督徒要有一个完全的得胜,必须胜过死亡。基督徒胜过罪恶、胜过自己、胜过世人、胜过撒但固然重要,但“基督为我们死,不只救我们脱离罪,并且也救我们脱离死”。因此,神的最终目的是要带领祂的儿女在经历中胜过死亡。如果信徒不是的确知道神是要他死,就不应当被动的让死亡压制,而是活泼地与神的旨意同工,反抗死亡,抵挡死亡。倪柝声说:“圣经都是把死亡当作我们的仇敌。(林前十五26。)所以,我们应当决志与之争战,而且得胜。”

对于胜过死亡,倪柝声要求信徒要有三个态度:“(一)就是相信工作未完之前,是不会死的;(二)就是相信死的毒钩已经褫去,所以,就是死的话,也无什么可怕的;(三)就是相信会完全脱离死亡,因主再来,被提上天。”

首先,完工方死。信徒除非知道其工作已经完成,神无需他再生活在世界上了,才可以死;不然,他必须抵挡死亡。倪柝声认为“信徒如果知道自己的工作还未完成,而已经有死的现象在他的身上逐渐发生,他就应当完全拒绝这样的现象,不肯死。并且应当相信主必定成功他所抵挡的,因为主还有工作要他作。”所以,当信徒还未完成神分派的工作之先,即使身体险象环生,也可以安心相信“当我们与主同工,抵挡的时候,主必定作工,用祂的生命吞灭死亡。”

其次,虽死不怕。胜过死亡,并非意味着信徒的身体将永远不死。胜死并非意味着“不一定是不死,因为有的人也许神要他在复活里来胜死,像主耶稣一般”。信徒虽然经过死,但他可以像耶稣那样不怕死。信徒如果是因为怕死、不愿死而追求不死、胜死,他就已经失败,怎能盼望得胜。倪柝声说:“主也许要救我们完全免死,活着被提上天,但是,我们不能因为怕死的缘故,而要求主快来。这样怕死的心已是被死打败的现象了。”信徒必须知道,死不过是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而已,不必有痛苦、恐慌、和惧怕。

第三,活着被提。这是最终胜死的方法。柝声说“我们知道当主耶稣再来的时候,有许多的信徒是要活着被提的。”信徒知道耶稣基督的再来并无确切的时间,在过去的二千年中,祂随时都有再来的可能。因此,信徒“无论何时都有活着免死被提的希望。我们又知道现今的时候是主耶稣再来比从前更近的时候”。所以,现在信徒对于活着被提的希望好像比前人更大。倪柝声指出:“我们不愿在此说什么,不过,有几句很稳当的话是可以说的:如果主耶稣的再来是要在我们这一世代的人活着的时候,就我们岂不是要活着被提?就我们岂非应当胜过死亡,不让自己在这时候未到之先,就短命死了,才好活着被提?无论如何,我们知道将来总有一班的信徒,照着圣经所预言的,不经过死而活着被提的。他们这样的活着被提,乃是胜过死亡的一种。我们一日活在世上,就一日不能说,那些人必定不会是我们自己。如果我们就是那些人,就我们岂非应当预备来完全胜过死亡么?”

(作者:远方)

「美地之声 > 资源平台」「本站内容,欢迎分享,转载请尽量注明出处」
继续阅读
最新文章
随机阅读
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投稿说明 服事负担 友情链接 书报推广

供应基督 ® 美地之声 ® 分赐生命